首页 / wanhao娱乐速递 / 正文

wanhao娱乐

3月20日,由《中国电影报道》出品的脱口秀节目《鹦鹉话外音》开播两周年。节目由影评人、编剧史航“主持”,每周一20:10在电影频道播出,围绕每周上映的热门电影和热门电影话题展开5分钟的评论。

3月20日,由《中国电影报道》出品的脱口秀节目《鹦鹉话外音》开播两周年。节目由影评人、编剧史航“主持”,每周一20:10在电影频道播出,围绕每周上映的热门电影和热门电影话题展开5分钟的评论。

对于观众来说,这档节目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可以领教到专栏作者史航犀利、率性的点评;另一方面,可以作为一份可信度高的观影指南。史航在节目中从不藏着掖着,就像节目的口号“鹦鹉话外音,每周都交心”一样,他对电影的态度一直爱憎分明,是不是值得买票,他每次都能给到确切答案。

节目开播不久,就有位老万豪娱乐找史航“兴师问罪”,只因在节目中,评论了一部不推荐观众去看的“遗憾的电影”。5分钟的节目看似容易,实际上史航和栏目组遭遇过不少困扰、顶住了压力,也在不断的探索。

做一档有价值的脱口秀节目

史航在微博上一直以犀利和毒舌著称,对待影视作品他有观点、有立场,当然也有能得到绝大多数网友认同的审美和鉴赏力。尽管他喜欢且擅长输出尖锐观点,但在电视节目里要比在网络上困难得多。更何况,在2017年节目开播之前,电视上基本找不到一档像样的影评脱口秀,《鹦鹉话外音》不但开创先河,更是摸着石头过河。

史航觉得做这件事是在切割自己的时间,他每周至少要看两部院线电影,碰到热门档期看得更多,一年就是一百多部。

史航和栏目组一直努力在有限的时间里把节目做的更好看、更有价值。纵观《鹦鹉话外音》走过的两年,会发现有一些调整和变化。

首先是调整角度和逻辑。谈论电影时史航喜欢罗列细节,这个习惯在微博个人空间上无伤大雅,在电视节目里面对观众并不合适——评论电影不能剧透是一个常识。

节目开播前几期史航从细微处不断调整自己的表达,智慧地绕开剧情,但又用观众能理解角度和话语做阐述。

其次是对内容版块的调整。就算只有五分钟,节目还是尽量分出版块,力求能更好的突出节目特色,为观众服务。“鹦鹉心上人”曾是一个推荐、点评人物的小版块,颇受观众喜欢,后来替换成了“鹦鹉寒暑表”,就是不断探索的改变。

史航回应说:“决定夸一部分人就先歇会儿,因为第一没有多值得夸,第二如果只是夸人的话,可能《鹦鹉话外音》的色调也太单一,但是要说夸人的词,我是肯定没有用尽。”

做一个跟观众同进退的影评人

《鹦鹉话外音》虽然主打的是史航感性且犀利的点评,但史航同时也希望节目能给观众选择电影带来有价值的建议。他想通过节目让观众尽量避开烂片,把电影票钱打进好电影的账户。

史航谈到他做这档节目的初心,仍然可以底气十足的说,他想“做一个跟所有的观众能够同进退的影评人”,正如他经常在节目最后说的那句话,“那些我真看过的电影,那些我真喜欢的电影,那些我真心感到遗憾的电影,我都会拿来与你们交心。”

史航总能用充满智慧的角度、辛辣的语言把他不喜欢的电影批的体无完肤,比如批评《绝世高手》时,痛斥卢正雨像是来面试的年轻人;批评《李茶的姑妈》时,直指电影藐视观众、藐视人性、甚至藐视喜剧逻辑,是动手动脚的爬行,没能站着挣钱。如此的犀利、大胆,将《鹦鹉话外音》打造成了电视上最毒舌的影评脱口秀。

当然对有些影片,史航“恨不得拿50分钟来替它”,但最后它的票房还是不尽如人意,史航觉得遗憾,“无论像《黄金时代》、像《明月几时有》、像《老兽》、像《妖猫传》,很多片子其实你尽心了,但尽力总觉得还没尽够力。”

史航的毒舌,给他和节目组都带来不小的压力。经常会有电影主创或片方找到他、也找到栏目组“打招呼”,希望他能为电影说两句好话,其中不乏他圈中的熟人、好友、偶像。甚至有不少人因为他对电影的差评通过不同渠道来“兴师问罪”。

但《中国电影报道》节目组和史航顶住了这些压力,始终坚持在节目里说真话,并坚持自己辛辣点评的风格。他的坚持赋予了节目顽强的生命力,同时也收获了观众的信赖和认可,《鹦鹉话外音》成为观众不可多得的观影指南。

两周年不是节目的句号,而是新的起点,相信接下来《鹦鹉话外音》会越来越好。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