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wanhao娱乐

从前的日子慢,一生真的只够爱一个人。

那一年,少室山山下,张三丰第二次见到了郭襄女侠。临别之际,郭襄送给他一对铁铸的罗汉。

不曾想,这对铁罗汉改变了张三丰一生的命运轨迹。

天涯思君不可忘

自华山一别,三年已经过去了,江湖上还是没有大哥哥和龙姐姐的任何消息,郭襄再也坐不住了。

她不想三年过去又三年,三年过去又三年。

郭襄告别了父母,离开了襄阳,踏上了漫漫无际的江湖,盼望着能够听到一点点大哥哥的消息。

这三年来,她由南到北,从东到西,踏遍了中原大地。

始终寻寻觅觅,始终冷冷清清。

“终南山古墓长闭”

“百花坳花落无声”

“绝情谷空山寂寂”

“风陵渡冷月冥冥”

这三年来,这四个地方她不知来了多少遍,这是她和大哥哥相见相识的地方,如今却是人影空空。

郭襄想到她十六岁过生日时,大哥哥的朋友,少林寺的无色禅师曾送给她一对铁罗汉。

于是想上少林,碰碰运气。

虽然没有得到大哥哥的消息,可还算是碰见一位老熟人。只是上一次见到张兄弟时,自己还在大哥哥的身边。

如今,只剩自己一人在往事的回忆暗暗神伤。

风陵渡口初相见

那一年,她还不到十六岁,跟着姐姐来到了风陵渡口,从一帮江湖草莽的口中第一次听见了神雕大侠的故事。

神仙一般的人物,自有天成,郭襄就是这样的人物。

她出身名门,贵而不骄,身上丝毫没有一点点大小姐的架子。

从小就喜欢结交各路江湖人物,如今听到神雕大侠如此一般的人物,心中自然是仰慕不已。

上天的造化不会错过每一个心怀赤子之心的人物,更何况郭襄这样的女孩子。

神雕大侠带着她闯泥潭,捉灵狐,智斗周伯通,真是撩透一颗纯净的少女心。

面具摘下的那一刻,眼前的这位神雕大侠生的竟是如此的风流倜傥,俊采星驰,真是连爹爹和外公也要比下去了。

从此,少女心中种下了一颗一生的种子。

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是少女一生之中最闪耀的时刻,此生难忘,永远铭记。

江湖各路人马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给她过生日,还有大哥哥给她放了全天下最美的烟花。

小小年纪,人生经历这么一遭,神仙也是走不出来了。

第一次见到小龙女,心中就暗道:“也是只有龙姐姐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早生二十年。

“有些人光是遇见,就花光了所有的运气”

郭襄如此,张三丰何尝不是。

华山之巅有情缘

张三丰第一次见到郭襄时,是在三年前的华山之巅,只是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孩子。

那一年,他和师傅觉远大师,一路上追着盗贼,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华山之巅。

贼人武功高强,诡计多端,他久攻不克,多亏了好心的神雕大侠和郭襄女侠的仗义相助,他才得以脱身。

郭襄女侠可能觉得这是小事一桩,可对张三丰来说却是永生难忘。

如今,在少室山下,郭襄女侠依旧明媚动人,张三丰也长成了16岁的健壮小伙。

他用郭襄女侠相赠的那对铁罗汉的武功和师傅一起击退了强敌,不过也因此暴露了自己偷学武功的事实。

少林寺的众僧将他们师徒二人赶出了山门。

觉远大师最后也圆寂了,他成了无枝可依之人。

郭襄女侠摘下手上的金丝手镯,让他去襄阳投奔自己的父母,还叮嘱他,要注意姐姐的坏脾气。

两人临别时,郭襄道。

“张兄弟,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这话好生熟悉,原来三年前,杨过同郭襄告别时,也是这句话。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还真是就此别过了,郭襄一生再也没有见过杨过,张三丰一生也是再也没有见过郭襄。

武当山顶松柏长

张三丰和郭襄分手之后,向襄阳走来。路过武当山时,想到自己一个男儿身,又怎能寄人篱下。

于是来到武当山,渴饮山泉,潜心修炼,最终自创了辉映后世,照耀千古的武当一派的武功。

百年之后,赵敏带人围攻武当。值此生死存亡,毁派灭门之际,张三丰从胸中拿出一对铁罗汉,对身边的弟子道。

“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女侠赠送给我的”

想不到一代宗师,百岁老人张三丰能有如此长情,竟然将郭襄送给他的的铁罗汉贴身保管了一百年。

一百年,朝代更替,人事沧桑,不变的是心中的情意。

郭襄何尝又不是如此长情之人?

襄阳城破,父母双双殉国之后,郭襄带着倚天剑和自己驴儿开始浪迹江湖,寻找故人们留下的踪迹。

四十岁的时候,抛下了红尘往事,远上峨眉,出家为尼。从此青灯古佛相伴,任如水一般的月光飘洒而下。

凭借着深厚的家学渊源和觉远大师临终前口念的几句《九阳真经》,最终也是开宗立派,传艺教徒。

她收的徒儿名叫“风陵师太”,创建的武功招数叫“黑沼灵狐”。

还是忘不了,还是放不下。

忘不了风陵渡口的相遇,忘不了黑沼泥潭的相识,更忘不了十六岁那年的一场烟花。

“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

“我路过海时,海不回答”

“小毛驴滴滴答答”

“倚天剑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

“才在峨嵋山上出了家”

“其实我只是爱生了峨嵋山上的云和霞,像极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

郭襄终其一生忘不了十六岁的那年的烟花,张三丰终其一生忘不了十六岁那年的铁罗汉。

郭襄一世沧桑,

张三丰百年孤独。

从前的日子慢,一生真的只够爱一个人。

电影界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原文地址:http://www.sjqichejiema.com/2018/1101/31542.shtml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水母